深圳市金贝儿教育投资有限公司

照顾孩子首先要回归自然

1156人浏览 / 2021年08月27日

有许多人建议,为何不在幼儿教育原有的方法和基础上寻求新的突破,以便有利于7岁以上的孩子也能从我们“儿童之家”所推行的新式教育中受益。事实上,他们对我们的教育理念是持观望、疑惑态度的。他们并不认为我们的那些法则能够实际应用于这一阶段的教育。他们对我们教育模式的异议主要集中在道德规范方面。难道就因为他们是孩子,就可以不尊重他们的意愿吗?难道孩子就不能独立地去完成一项任务?难道只因为他们是孩子,对他们的自我牺牲精神的培养就应该忽略吗?

此外,针对孩子的脑力训练,人们为7岁以上的孩子特别设计了一些非常奇怪的锻炼方式,如形式多样的算数表和语法,孩子在幼儿时期开始就接受着这样的锻炼。试问,我们是应该全部取消这些训练,还是应该继续让孩子幼小的心智屈从于这些所谓的必修课呢?




显然,这场争论是以“自由”为中心而展开的。而这种“自由”正是我们所提倡的,我们认为“自由”才是整个教育体系的基础。因此,我们应该更加深入地去探讨“自由”这一问题。

我们知道要让人轻易接受“儿童之家”这种不同于世俗的理论并不容易。因为哪怕是一些人们坚定不移、显而易见的问题,同样也免不了产生争议。

我们以前习惯上采取怎样的方式对待婴儿呢?或许至今还有许多人对那些所谓惯例、常识印象深刻,比如前面已经提到过的必须要将婴儿的腿用柔软的布捆绑起来,不然他长大后很可能变成罗圈腿;必须将婴儿舌下的韧带割断,这样才能保证婴儿在适龄时就能够自然地说话……现在有些国家的人们已经摒弃这些传统,不过还有些国家的人们仍然深信不疑。




再举个例子,有些对孩子的发展有着很大期盼的母亲,在婴儿出生后的几个月里,会每天不厌其烦地教婴儿走路。她们兴奋地发现婴儿的小脚会不时地移动,并天真又可笑地认为那是孩子在学习走路的表现。实际上,这时婴儿的神经系统尚未完全发育,他们动作也不协调,而婴儿的脚弓确实已经渐渐成形,孩子便自然开始努力地尝试移动自己的小腿。母亲们并不了解这一切,常常以为这是她们自己教育有方。还有的母亲会把孩子捆在一种底部比较宽大的铃状竹篮里面,来防止孩子滑倒,然后将他的手臂吊在篮子外面,通过竹篮的上部来支撑婴儿的整个身体。在这种情况下,虽然婴儿根本无法通过腿来站立,可是他只要向前移动双腿了,就被母亲认为是在走路了。

这些成人强加给孩子的支撑物就像我们为年老、行动不便的人或腿部有缺陷的人所提供的拐杖一样,当孩子养成这样的“行走”习惯后,一旦我们突然将支撑物拿走,孩子势必会重重摔倒。




当我们将科学的方法注人儿童培养的领域时,又会有怎样的效果呢?需要郑重声明的是,科学并不会教你怎样将孩子的鼻子挺起来或使孩子的耳朵竖立,更不会让你在婴儿出生后立即教会他如何走路。这些都是科学所达不到的!因为事实上,人类的头、鼻还有耳朵的形状是自然本身已经决定的,无论是孩子还是成人,说话的本能是本身就具有的,无须割新韧带,而腿的曲直也是自然决定的,行走的机能也会自然而然地产生。人们在这些方面施以人为的干涉是不必要的,也是有害的。

我们必须遵循这样的原则:教育儿童,尽可能地将一切回归自然。儿童自由发展的程度越高,就越有助于他形成更为协调的身体,从而造就更为健全的机能。因此我们主张应尽最大的可能将成人施加给孩子的束缚消除,让他们在恬静的状态下生活,获得更多安宁;让婴儿的双腿得到最大限度的放松,让他们舒服并舒展地躺着。因为成人往往把婴几“逗”得上下乱动。在时机还没有成熟之前,千万别让孩子着急行走,只要时候-到,他自己便会站起来,自然而轻松地行走。




事实上,只要弄清楚一个问题,就可以揭示出教育的根本,这个问题就是:我们怎样让孩子自由?

只要遵循了自由的原则,就能为孩子设计出一套科学、有利于健康成长的方案;只有在一种自由的环境下,人的头、鼻子、耳朵的发育才能达到最完美的状态,而他走路的姿态也将在先天能力的驱使下达到尽善尽美。只有自由,才能使孩子的性格、智力和情感得到最大限度的发展。同时,这种认知还要求教育工作者心平气和地对待孩子成长过程中出现的所有奇迹,把我们从虚构的责任中解放出来。



大人的不幸就在于,当我们知道那些将我们压得喘不过气来的责任实际上并不存在时,我们还在自欺欺人地为完善它们而努力。而实际上它们是独立的,能够自我完善的!当有人向我们说明这个道理后,我们才为此而感到懊悔,并抱怨自己如此的愚蠢,但我们还是不肯就此罢休,还在思考着更为深奥的道理:我们真正的使命与责任是什么呢?如果我们以前的所作所为都是在自欺欺人,那么,什么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真理?我们是否对儿童犯了凄职罪?在婴儿的身体逐渐趋向于成熟完善的自然过程中,我们应该受到启发。从这方面看,卫生系统努力的方向就很正确,它没有将自己局限于人体解剖理论的范围。相反,它不仅让人们对自己的身体发育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而且使每个人都相信,身体的发育依靠的是自然的力量。事实上,婴儿的幸福与体形的完美与否没有什么直接关系,真正值得注意的是高得惊人的嬰幼儿喂养和教育。




科学理论为我们制定出了一些简单的规则,它要求人们尽可能地讲究卫生。它所阐述的每条规则都那样鲜明,如果家长们还不明白这些简单的规则就是为他们制定的话,那真要令人震惊了。看看这些规则是不是十分简单明了吧,婴儿也应该像大人一样有规律地进餐;孩子在消化完上一次的食物后,才能再喂一些新鲜的食物:应根据婴儿年龄阶段的不同和生理功能的发展来调节他的饮食,也就是在间歇数小时后再喂奶;不能给任何年龄的孩子吃干面包,因为面包屑很可能会被孩子囫囵咽下,而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又不能够消化它。最后一点尤其应该注意,母亲为了阻止孩子哭闹,经常会把干面包塞到他的嘴里,这种现象在社会底层十分明显。母亲们感到最棘手的问题是:孩子哭闹时,我们该怎么办?而实际上,她们会惊奇地发现,不用做任何努力,过一会儿孩子的哭声就会减弱下去直至完全停止。她们甚至还发现,那些1岁大小的孩子,在喂奶的间隙也显得十分安静,脸蛋红润,眼睛睁得大大的,他们是那样的安宁,就像大自然刹那间静止了一般。




孩子为什么会不断地哭闹呢?这些哭声实际上是痛苦和饥饿的信息,然而,世界对这些哀哭的小东西竟感到无能为力,他们被包裹在层层襁褓之中,有时还被交给一个不能胜任看护工作的小孩照看,他们没有自己的房间,也没有自己的床。是科学拯救了孩子们,并为他们创造了保育室、摇篮以及合身的衣服,工业文明为断奶后的幼儿准备了卫生的食物,卫生学专家为他们提供了营养食品。一句话,他们有了一个完全崭新的世界,这个世界充满智慧与欢乐。孩子成为自己生存权利的主人,这一切应归功于卫生法规的推广。

这一切让我们明白,应该允许孩子有精神上的自由,因为自然的创造力比我们更能塑造他的精神。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忽视孩子的精神世界,甚至可以放任自流。事实上,反省我们所做的一切就会发现,虽然我们不能塑造孩子独特的性格,不能对他的智力和感情给予直接的影响,但我们却有许许多多的职责与关心,很久以来,我们忽视了这些职责,孩子们在精神上所表现出来的某些畸形,正是由于我们忽视了自己的职责造成的。因此,家长要明白:自由并非放任,而是引导我们从幻想走人现实,指导我们积极有效地照顾孩子。



令人宽慰的是,如今的许多母亲已经接受了这一观念,了解到那些所谓对孩子好的做法恰恰最伤害孩子,所以,那些靠卖儿童绷带和篮子谋生的商贩已经日益减少。

当成人改变了对孩子的照看方式,结果怎么样呢?实践证明:成人即使没有将孩子的腿束缚起来,孩子的腿也长得很直,甚至会更直,并且这些孩子走得也比以前更灵巧了。这是一个令人欣喜和振奋的事实。不妨想想,从前正是因为大人的自以为是,徒增了多少没有必要的烦恼与忧愁啊!曾经以为孩子的双腿、鼻子、耳朵甚至头形的形成都和大人的呵护密不可分,以至于初为人父人母的成人都会忐忑不安,生怕自己不小心影响了孩子以后的发展。可是,当人们对孩子的成长有了新的认识之后,我们便可以轻松地说:“大自然会为我们考虑好一切的,不要太过担心了,多给孩子一些自由,我们只需安心并快乐地充当奇迹的见证者。”


微信公众号
客服二维码

关注公众号获取更多信息,定时发布干货文章